为什么几百块的aj也能过毒深沉意义等你挖掘

为什么几百块的aj也能过毒深沉意义等你挖掘

“稳过。”

伴随着简单的两个字,和几张AJ照片、手机截图,某运动鞋代理交流群中的卖家又把悬着的一颗心放了下来。想了解更多咨询微信SW282855

干微商六年了,六年来从代理各种大牌箱包、服饰等,渐渐垂直到近年来最大的风口——球鞋,“相比卖衣服卖包,卖鞋是最好赚的,男女老少都有需求,不管是玩潮牌的还是运动健身的,甚至老年人图穿个舒服,都会买双运动鞋。单价也合适,熟人就不赚你钱了,这双椰子给我700元,大部分人都负担的起。”

没错,一双在二级市场炒到近3000元的椰子350 v2,700元拿下,因为椰子标着“原单”、“厂货”,货源地不是美国也不是英国,而是莆田和东莞。

就一卖膏坊的。

早几年,莆田鞋还是实实在在的卖方市场,客户想追潮流又图便宜,为了省下少则几百多则几千的银子,一厢情愿地相信虎哥们的鬼话:“厂货就是正品,只不过我们有渠道从阿迪、耐克的工厂直接拿货,所以价格低,跟专柜质量没有任何区别。”

但是时间久了,缴了智商税的客户渐渐找回了脑子,这样的骗术越来越不好用了,厂货也就直接和假货画上了等号,生意原来越不好干。

直到以毒App、识货、有货等为首一批直男潮流电商平台的兴起,突然打了一剂强心针:好开心,又多了好多渠道可以卖鞋,这里用户精准,门槛不高,比淘宝闲鱼不知道好多少倍。

但平台们也不是做慈善的,仅仅是为了给买卖双方搭建一个交易平台,他们有着更大的商业野心——引入鉴定机制,以平台的角度掌握真假货品标准的话语权,同时收取佣金。实现口碑和利益的双赢。

以毒App为例,一双Travis Scott x Air Jordan1 High OG TS SP倒钩深棕标价6069,平台显示技术服务费优惠后收取2%,平台会给予专业的鉴别服务。

但谁也想不到的是,这项看似是给买方吃下定心丸、让制假售假者无路可走的举措,却让虎哥们做梦也会笑醒:有第三方鉴定的协助,假的也变成真的了。

这才有了开头那一幕。“我自己没用仿鞋去验过,但是有验过去的。因为我都是直接发给客户收不到鞋。”中招的不止毒App,包括现在比较火的get我们也去鉴定过,都有过验的。”有了第三方平台的“认可”,生意也就越来越好做了。

“其实这也不能怪鉴定师,他们一天要看上千双鞋,是个人就会有看走眼的时候,况且现在假鞋确实做得太真了。”试图善解人意,却一不小心透露了高级黑的本质。

一时间,不知道该夸假货做得“真”,还是该骂鉴定做得“假”。

这不是毒App们第一次深陷“鉴定门”的质疑。

此前曾有多家媒体爆料球鞋鉴定服务屡受质疑,真鞋被鉴定为假、假鞋被鉴定为真的情况都有发生。今年3月12日及3月13日,央广网披露黑猫投诉上看到多起关于毒App的投诉消息,主要集中在没有遵循七天无理由退换货、网购没有退换货、不退差价以及产品质量等问题,两天之内投诉量达到877起。

更早的时候,关于“毒App售假”的消息也甚嚣尘上,连背后金主虎扑和王思聪也一并被舆论拉下水。对此,毒App公开回应称:“在追求100%鉴定准确率的同时,毒App对售假零容忍,对恶意售假等情况制定了包括但不限于封号等处理方式。”

据了解毒App是不自营的,所以相关人士解释谈不上平台“售假”的可能。

但一个疑点在于,上述所说的深棕倒钩AJ1,网传的全球出货量在38000双,仅平台该条链接显示就达到12489人付款。三分之一货量都在平台上,咱也不知道为什么,咱也不敢问。

售假是不可能的,但100%鉴定准确率却是令人质疑的。

曾有媒体计算,毒App上知名鉴定师“weeeellll”平均每天鉴定4851双鞋,累计鉴定“功绩”为180多万双。如果按每天工作24小时无间断推算,平均鉴定1件商品的时间仅为18秒。

效率如此之高,毒App是如何保证鉴定方法和结果的准确性的?从毒APP方面了解到::“鉴别这块是我们的核心也属于保密环节。”

根据毒App方显示:毒App定位于第三方服务平台,目前服务不涉及采购和库存。平台累积鉴别超过1500万件商品。极个别鉴别作业中,存在小概率误差,毒App承诺,一旦发现假货,“先行赔付,假一赔三”。

如果客户是从其它渠道买的鞋自己寻求鉴定,是否符合假一赔三的条件。毒App方面解释称:“线上鉴别与球鞋交易不是一回事,线上鉴别是我们的线上服务项目,用户拍图给鉴别师去看。线上鉴别为真为假,取决于鞋子到底是真是假,我们给出专业判断。有的图拍不清楚我们鉴别师说无法鉴别,他久说我们不专业之类,还有人拼图,把真的假的混在一起发来,这种情况其实非常多的。有的人不相信我们的鉴别就说我们鉴别错了,这也是有的。”

对于这种情况虎哥的说法则为:“有的鞋放在毒App上,鉴定师也看不出真假,就会给出‘无法判断’的结果,但这个结果对卖家来说也是好事了。”

同样的结果不一样的解读,总能有机可乘。

无论如何,鉴定是几大“直男种草”平台最核心的技术壁垒,却在刚刚面世不就就被“莆田系”搅乱了一池春水。无法靠此站住脚跟的话,这类电商平台难道真的需要押宝“种草”吗?

公开资料显示,2018年毒App的GMV超过百亿元,并于今年4月拿到了DST的新一轮融资,投后估值达到十亿美元。

看起来一片大好的市场,前赴后继的还有转转旗下的切克、知乎旗下的CHAO……

但直男真的会像直女一样,对“种草”这件事欲罢不能吗?

业内人士指出,从社会营销的角度来讲,男女最大的不同是女孩子比较依赖被动信息去了解自己要买的东西,而男生如果要做一个购买决策,会主动搜索信息。

小范围采访了多名毒App的用户,均表示只在上面买鞋或鉴定,对笔记板块不感兴趣。“其实最早,毒App的‘小姐姐’才是核心。”大王告诉蓝媒汇。

但如果大张旗鼓地切入社交,风险不小。

反观国外球鞋的二级市场,StockX 、Sneaker Con等已经开始开拓中国市场。StockX的创办者Josh Luber曾表示,“我知道中国光是球鞋的市场规模就超过10亿美元”。但谁都知道国外的成功模式≠在国内能够复制,况且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的平台,面临的一大难题还是“莆田”们的围堵,动摇了核心毒App们到底该如何冲破这些天花板?

版权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2027460500@qq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